主页 > 人脸博览 >毒海救生员(下)‧张国东闯终极囚室‧开导死囚放不永弃 >

毒海救生员(下)‧张国东闯终极囚室‧开导死囚放不永弃

2020-07-19719人浏览
毒海救生员(下)‧张国东闯终极囚室‧开导死囚放不永弃张国东已有16年的弘法经验,早前专注在戒毒所弘法,渡吸毒者向上向善,然而在3个月前,张国东却被安排进入监狱里的BA室弘法。BA是Bilik Akhir的意思,既是“最后的牢房”――死囚狱也。面对死囚,张国东不再谈论积德纳福,因为这对死囚而言,已经没有机会走入人群行善积德,在死囚面前,他能说的,是关乎生死大关的人生重大课题。张国东的弘法经验虽然比陈进丰老先生来得浅,但是“功力”却一样深厚,一直以来,他每週日都会到吉隆坡十五碑的佛庙以广东话来弘扬大乘佛法,广种善根。张国东和陈进丰两人可说是老拍挡,正如他所说的,他到戒毒中心弘法已有十余年了,每次都是和陈进丰一起去的。由此可见,两人交情不薄。还记得第一次进入的是万挠戒毒所,此后两人每週风雨不改的走向戒毒者,贯彻佛陀教诲,撒下慈悲种子。后来,基于万挠戒毒所内的华裔戒毒者都被安排到双文丹戒毒所去,两人也就停止了到万挠戒毒所弘法的任务。然而,弘法之路并未因此而停顿,这两个好伙伴转而向更远的戒毒所走去,那就是森美兰州的日叻务戒毒所。每个月一趟,来回要花至少4个小时的车程,陈进丰开车,抵达后由张国东弘法,如是来回了好几年。后来的后来,由于陈进丰在槟城发生交通意外,因交通问题两人亦暂停了到日叻务戒毒所去。但同样的,连连的挫折并未击倒他们广种福田的心志,弘法之路亦未因此而划上句号,无法“远征”,唯有近侍――到双溪毛糯监狱去。“开始时是在普通监狱弘法,3个月前我们被当局邀请进入BA室做辅导。”BA是Balik Akhir的意思。最后的牢房,代表着囚犯人生最终阶段的住处,死囚室也。“双溪毛糯的死囚室内共囚禁了52名死囚,他们大部份曾经向最高元首请求赦免不果的犯人,他们主要是刑事法典302谋杀罪或39(B)毒品罪下判刑。”张国东补充说。“大哥叫我去……所以我就去啰!”张国东回溯起3个月前被陈进丰安排进入死囚监狱弘法的情景时,这幺说。领悟最重要谈“让死囚释然安心上路”,我脑中萌起了一个很不礼貌而且相当残忍的问题:死到临头,还管用吗?“常言道‘朝闻道,夕死可矣´,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张国东反驳。张国东举赵州一老人80岁才出家修行为例,说:修道永远不嫌迟。“有一句偈语:赵州80始行脚,只为心头未稍然,直至归家无一事,始知虚费草鞋钱。这句话的意思是指赵州有一位老人家到了80岁才来修行,只因为还有一个结打不开,而这个结就是生老病死的结,他得道后才知道本来世间一切都是无一物的,因为最后是连身体也保不住啊!”因此,张国东强调,学佛修行不在乎时间长短,只要你领悟了某一个道理,早修还是迟修,不是关键问题。放开心结面对永无翻身机会的死囚,作为一名弘法辅导老师的张国东认为,最重要的是以同理心去感受,也唯有这样,才能更贴近他们的心,让他们更早悟出真理。“死囚的心情和感受要比一般的囚犯或戒毒者来得多,同时也有更多的后悔……最无奈的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没有时间让一切重来。”张国东认为,很多死囚在安静下来之后,会后悔当初所做的一切。例如被判谋杀罪成者,他们在杀人时很多只是一时之气,才会铸成大错。又或者,涉及毒品案罪成者,他们运毒贩毒,也只是因为贪心想多赚一点钱,以为不会那幺倒霉……这种种的种种,都令到他们心烦后悔不已。面对这种情况,张国东自然无法一一解开他们的心结,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一个又一个的佛法故事让死囚明了,人生,原来不过是如此而己,对生命对生死,要放得开啊!转念放弃执着陈进丰特别挑选张国东进入死囚监狱弘法,想必有其因,请教张国东本身是否有甚幺弘法强处?“可能是我的嘴巴比较刁吧,哈哈。”张国东笑说。嘴刁?……“我擅长讲佛法,可以用种种佛法来辩驳……”张国东解释。原来如此。第一次进入死囚室弘法,张国东本套用了在戒毒中心弘法的经验和内容,但是弘法后出来的感觉却是怪怪的,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似的,可一时之间又摸不清楚。直至二三週之后,其中一名死囚告诉他,他所说的佛法统统错了。“我当时很纳闪,怎幺会错呢?后来我再往深一层去想,啊呀,原来是讲的内容不对。”原来,一直以来对普罗大众和戒毒者说的佛法,在死囚身上一点都不管用。“在佛庙弘法或对戒毒者解说,我们讲的是行善积德,说的是福德双修。但对死囚而言,行善积德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谈这些来干嘛?”“对其他人我们谈守戒律。但对死囚来说,都已被关在监狱内,离死的日子也不远了,还守甚幺戒律?他们没有时间没有机会来吸收和了悟这些真理了。”张国东惋惜地摇头。对死囚,应该说的是生死大关呀!幸好,经一番苦思过后他恍然大悟,不致白费心机浪费时间。这一个领悟,张国东即刻调整了弘法内容,对“症”下药。虽然时间不多,但张国东也只能利用每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与死囚讲解生死课题。他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帮助死囚觉悟、反省和转念,祈求在听闻佛法之后能让心情平静下来,摒弃妄想与执着,放下自我,即使在问吊的一刻,也不会再觉得痛苦……修养远离恶念经年累月的弘法生涯,张国东可谓尽心又尽力,然而,付出了那幺多,但社会乱象似乎并不见得有很好的改善,为此,张国东省领悟一个事实:如果我们的社会依旧重利忘义,道德沦亡,难保日后会冒出更多视人命如草芥视法律为无物的人!他强调,社会公义已濒临失守,每一个阶层每一个领域,有不少人是在做着不道德的勾当,赚钱、想拥有更高的生活享受,一切的一切都是构成犯罪的因素。为此,张国东在3年前于吉隆坡热水湖新村办了一个文教中心,同时也在Ti-Ratana办课程,专门灌输年幼孩子各种有关道德修养的教育,“我讲《弟子规》,也说佛教故事,希望从小培养孩童良好的习性,希望长大后不会因道德思想问题而误入歧途。”他表示,现代人欠缺的就是古人的智慧与道德修养,这些良好的思想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经过时间淘洗,却敌不过物质的诱惑,因为被财色所迷惑,让人们逐渐迷失自己。他相信,如果我们拥有良好的品格修养,即使面对挫折,亦不会产生偷抢攫杀的恶念。麦可成教材张国东每週只有一次机会进入死囚监狱弘法,在一个小时内面对3名死囚,算起来每名死囚每週只有区区的20分钟接受张国东的心灵辅导。我略嫌时间过短,一个小时,能够说些甚幺?但张国东强调,佛陀弘法讲求的是“契机”,人生难得,佛法难闻,即使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如果“契机”来临,一样可以大彻大悟。张国东的弘法方式是先听对方讲,然后再对“症”下药。“就在前二週前,一名坐了13年牢狱的死囚对我说,他当年一个月收入两万多,在当时即使只有千五元的薪水,也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了。他后来因为生意失败,抢劫时因对方反抗而误杀对方。”这名死囚如今十分后悔,但,一切都无法回头了。听罢死囚的一番剖白,张国东引用了甫离世的国际天王巨星麦可杰逊的个案来分享。他表示麦可杰逊生前赚有百多亿,但现在人走了却还欠下债务,他从中引用佛陀所说的“少年得志大不幸”进一步解释,引导对方走出阴影。“弘法,不是把很多很多的佛书丢给对方看,这是没有效的。弘法,是投其所好,求契机。”他指出,外间世界的人可能觉得时间很多可以慢慢来,但对死囚而言,他们的时间已不多了,所以会更珍惜进修的时间。/副刊‧2009.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