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洞察专利 >毒海回头(二)‧黑帮暴徒人人咒骂‧砍手断瘾创戒毒之家 >

毒海回头(二)‧黑帮暴徒人人咒骂‧砍手断瘾创戒毒之家

2020-07-19293人浏览
毒海回头(二)‧黑帮暴徒人人咒骂‧砍手断瘾创戒毒之家平恩之家基督教康复中心创办人周国坚牧师年少时曾误入歧途,吸毒贩毒讲数劈人样样齐,是典型的黑社会份子,村民都怕了他,求神拜佛都希望周国坚早死。为戒毒,周国坚曾狠心挥刀往自己的左手砍去,所幸及时被父母阻拦,才救回那一只无辜的手,但道道伤痕深入白骨,令人心寒。蒙基督恩惠让他改写了生命跑道,成功戒毒并踏上布道工作,更在1年前创办平恩之家,一个提供吸毒者依循基督教教义戒毒的和谐之地,他以本身经历当作反面教材,毒海中的朋友救得一个算一个。42岁的周国坚牧师身材略胖,脸形像汽球,气色红润,笑起来一副乐洋洋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他曾经是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大哥。周国坚儿时家住蕉赖4英里,木屋区内以贫困居民为主,他在7岁时已经认识毒品,“我二哥那时14岁,已经天天在家里追龙。趁父母不在家,他就点起火在铝片上撒上白粉追龙,我和他关係最密切,但做不了什幺。”当时,周国坚最痛恨毒品。在周国坚13岁的一个早上,準备好上学的他突然见表哥沖进家门向父母报告说二哥发生车祸死了;除了惊吓还有仇恨──都是毒品,都是家贫才导致悲剧发生。吸毒生幻觉飘飘欲仙自此事件后,周国坚放弃读书,他一心只想找钱找钱找钱,以期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当个有钱人。而当年最容易也最快速致富的方式,就是加入黑社会。“我是为了钱不顾一切,为了争出位,打架我先上,样样事都争表现,结果在短期内,已经闯出自己的名堂。”当时周国坚在车厂当喷漆工人,每天薪水4元;加入黑社会之后的2年,有一天一名兄弟到车厂找他,说每天可以给他15元的薪水,还包吃包玩,但至于做些什幺工,兄弟卖了一个关子,只说日后自有重任交给他。“其实做什幺我都不介意,只要高薪就行了。开始几天跟兄弟到咖啡店喝茶聊天,看人家打麻将,而最高兴的是,一切吃的喝的都是由兄弟付,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几天后,兄弟才把正式的工作分派给他,原来就是要他把白粉交到顾客手上,交货收钱。“兄弟把一包包白粉交给我,吩咐我放在大树砖头底下,或别人家屋后鸡寮,或交给骑摩多上门的骑士,过后再收钱就行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毒品。”卖毒品哪有不吸毒品的道理?15岁的某一天,周国坚第一次吸毒,“其实我不是想要吸,我只是想试一试而已。第一次试,六口过后就感觉混身不自在,吐得够力,甚至黄胆水也吐出来。”但不适感只在一瞬间,紧接着他享受到后续的快感。虽然躺在地上,但身体轻飘飘的像浮在半空中,想什幺有什幺,爽死了……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已经是第二天。那种快感一直挥不去,一想起就情不自禁的以白粉解决,没多久就上瘾了。车门藏毒品运送外坡16岁那年,周国坚受另一位大哥赏识,不卖白粉啦,而是运白粉到槟城、怡保等地,而当然,回酬更可观了。“大哥给我们一部汽车,叫我和另两名朋友开车到槟城、怡保等地游玩,一切消费大哥包,一天还有几百元零用钱。到了目的地,自然有人来以车换车,我们玩了3天要回吉隆坡时,对方再把原本的车交给我们。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汽车都是用来运毒的工具,毒品都藏在车门内,在车换车期间,白粉已经一包包被他们藏在车门内了。”而在后来的后来,周国坚自己当了大哥,和几名好兄弟合作摇身一变成为毒贩。在周国坚毒瘾最严重的时候,是必须靠打针,而且还要白粉参入5仔(一粒眠)才能解瘾。但所谓贩毒才是大哥中的大哥,一旦你自己也染上毒瘾,大哥的身价就会往下跌,地位信誉统统不值得再提,而在这种情况下,周国坚步上自己的末路。自杀被救‧砍手免打毒针周国坚知错欲改,但却一次又一次被毒瘾给打败,在他痛苦生命中最受折磨的人不只是他自己,还包括最疼惜他的双亲。“我可说是无脸见父母,为了毒品我连父亲和大哥都敢打……”家中周国坚令父母没脸见人,凡亲友喜事摆酒,父母都不敢上门道贺,原因无他,就只怕他人的脸色以及问起周国坚。在最堕落的时期,周国坚曾多次自杀,但都在最紧急时刻被人拉一把,救了回来。有一次周国坚下定决心非戒毒不可,便沖进厨房举起菜刀往左手砍去,“我想到如果砍断了那只手,以后就没有手可以打针了,这不是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了吗?”但没料到垫手的铝製洗碗盘不够坚牢,一砍再砍手都没断,反而是砰砰声响惊动了父母,赶忙跑进厨房了解发生什幺事,见着眼前这一幕,父母被吓坏也担忧死了,于是拿起布将周国坚的伤口包起来,开车就往医院奔去。虽然左手敷药包上石膏,但阻止不了毒瘾发作,这一晚他从医院偷跑出来,回到家二话不说,拿起针管用包着石膏的那一只手,为右手打针;原本就是为了戒毒才砍手的,但毒瘾一发作,什幺坚决、砍手都抛诸脑后,只要一针,只要一针就可以上天堂。为了摆脱毒品,周国坚可说用尽了方法,甚至连家居风水也改了,但情况就是──戒不了。汽油淋屋‧打断人腿周国坚笑言,他曾经一度是村内的计时炸弹,凡与他结交的亲友,最终都会受他影响,不是加入黑社会就是吸毒,也正因为此因素,全村人尤其是家长,都恨死了他这个人,甚至连拜神时,都向上天诅咒要他早点死掉。“我说得一点也没错,认识我的人都希望我早死,因为如果他们的亲友有机会接触到我,迟早也会被我影响加入黑社会吸毒。”20岁时的周国坚,除了自己染上毒瘾,甚至两名弟弟也吸毒,这情况实在够恐怖的。周国坚天不怕地不怕,但最讨厌别人叫他白粉仔,为了“白粉仔”三个字,他还试过淋别人家汽油,只差没点着火柴烧死别人全家。还有一次,周国坚因为某个安娣说了一句“白粉仔”,竟然被发了狠的他打断腿,的确够狠。梦中灵光‧导上正途烂赌的表姐因为信奉基督之后成功戒掉赌瘾,成为了周国坚明亮的指示灯,而也因为表姐的指引,让他步回正途。“或许是表姐在为我祈祷吧,有一晚我睡着,突然觉得天花板出现一道光,耳边也传来‘耶稣爱你’,我以为是发梦,但梦境却是如此真实。次日我到咖啡店买水时,竟然遇上表姐,我不知为何,竟然主动上前对她说:‘你要帮我。”就这样,周国坚展开了他的戒毒旅程。21岁周国坚进入“新生之家”,1年后“结业”戒毒成功,过后他当了两年童工,过后进入神学院求学,1年后考获文凭,再后来修读4年学士课程。神学院出来之后,他开办了基督教神召平恩堂,后来更成为牧师。2007年也就是去年,周国坚创办了平恩之家,以牧师及过来人身份带领吸毒者步上正途,“由于我本身是过来人,懂得吸毒者心理,因此带领起来就方便且容易多了。”我们都认为周国坚成功戒毒了,但事实上他并不认为自己成功,他认为成功是需要到死那一天才能证实的。戒毒常用3疗法1.冷火鸡疗法冷火鸡疗法(Cold-Turkey Withdrawal)又称“自然戒断法”和乾戒断法。就是硬性停掉毒品,任其戒断症状自然发展,戒断症状出现时,汗毛竖起,浑身鸡皮疙瘩,状如火鸡皮,故此戒断法有“冷火鸡疗法”之称。这是一种古老的戒断方法,戒毒者要有坚强的毅力忍受戒断症状的折磨。主张用此法的人认为,让戒毒者充份地体会毒瘾煎熬,好下决心彻底摆脱毒品。故此法是曾应用数十年的传统戒毒手段。2.替代疗法在药物戒断法中,鸦片类替代疗法是临床治疗中最传统的又是最常用的和最有效的方法。替代疗法又有替代递减法之称。最初常用的就是鸦片递减法,对滥用大烟吸毒者採取逐日限制减少原毒品用量直至撤药,如此来减轻戒断症状。目前替代疗法已採用依赖性潜力低、作用时间长的鸦片类药物来替代海洛因等成瘾性大的毒品,并逐日减少戒断药的用量直至脱毒,常用的有美沙酮、丁丙诺啡等。3.亚冬眠脱毒疗法採用大剂量盐酸氯丙秦为主的脱毒疗法被称为“亚冬眠疗法”,简写为SHT。将氯丙秦与异丙秦联合给病人应用后,可使几天内一直昏睡,处在亚冬眠状态,是戒断症状在睡眠中度过,痛苦小,费用低。氯丙秦是抗精神病药物,具有安定、抗精神病作用、镇咳作用、降温作用、扩张血管作用等。应用大量氯丙秦可出现镇静、嗜睡、体温下降、基础代谢降低、器官活动减少等现象,好似动物冬眠一样,故称“人工冬眠状态”。/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8.26